於2022-09-26發佈


「我不肯用白得之物去獻給主」
信息:妮塔•強生 Nita Johnson
日期:2022年8月11日
原文:《世界為耶穌事工》
來源:全球247禱告城牆 2022.9.26。蒙允轉載

主愛美國,祂不願看到這個國家被焚,祂希望這個國家昌盛。祂告訴我許多事情是面對面說的,也有些是經由異夢異象來告訴我的,也有些是還沒有被實現的,但是這些是很奇妙的事(這些是在一開始之前就計劃好的,是美國尚未建立之前就計劃成立的)這些是神心上的事,要經由這個國家賜給地球上的百姓。

神不能說謊。唯一能讓祂改變心意是當美國犯下滔天大罪而且還拒絕悔改、拒絕由祂來完成想要實現的事情,那麼祂就別無選擇只好來管教這些百姓。

神對祂百姓的計劃

我被提醒當摩西與主在山上接受十誡,然而山下的人卻在拜偶像-神一邊渴望將這國家帶入聖潔使祂偉大的名能在全地上被知曉,為祂百姓的緣故,這是神的計劃。但是人的計劃卻是 “我們當然想出埃及因為我們在這埃及地是為奴的,這裡又熱又苦,每個人都很兇悍因為他們的生活是如此的悽涼。

沒有心做神要他們去做的事

但他們沒有心作主要他們去作的,因此主只能一直延緩祂的旨意,因為人們不願與祂合作。這是我們美國今天的光景。如果我們與祂合作的話,凡祂所說的我們都去作,那麼祂所說的祂必會實現,我們若不願作的話,祂只好繼續等到下一代。但是神為了祂教會的緣故,祂的心如此焚燒著要祝福美國。

說了這些話,現在讓我們翻到撒母耳記下24:24:王對亞勞拿說:「不然,我必要按著價值向你買。我不肯用白得之物做燔祭獻給耶和華我的神。」

這裡講的是指土地。現在我要念一遍幾年前我所寫的文章,那時我寫這些只是在一個默想的狀態下,但今晚主要求我與你們分享。我的心是在神裡面成長所以容我念一下:

父神我們謝謝祢寶貴的聖靈,哦,祂是如此寶貴,隨時與我們同在、看顧著我們,祂總是尋求做良善、對的事、合祢旨意的事,這對我們如此重要,這使我們覺得如此安全。父神謝謝祢的愛,請幫助我分享給他們,我知道是出自祢,雖然我不太清楚是什麼細節,但我信靠祢今晚會完成祢的旨意。

新奧爾良的建物 /卡翠那颶風摧毀

那是當我們在新奧爾良Nola服事的時候,我們當時正要從一棟建物搬進另一個建築物物。我們已經裝潢好一棟建築物,因為那時在Nola 的情況是:你要不就是搬進那個建物,否則那建物就是太破爛,很多時候該建物根本無法修補,所以你啥也不能作。

我們才剛剛裝潢好一棟建築物,然後那位牧師就決定要收回去使用。我想他們喜歡我們所做的工程,我們把它修好後他們非常非常喜歡它。這樣可以使得他們的年輕人一起同工來建造他們青年人的事工。所以我不介意,我想沒有人會介意的,但是這表示我們又得搬家了。

所以我們到處找建物,我們當中一有位是地產經紀,他帶我們去看一棟完全被卡翠那颶風摧毀的地方,那真是一棟破爛不堪的建築物,臭味升天,而且牆壁也被卡翠那擊倒,連內牆也完全分離了,那真是一團糟。但是他們卻覺得神會在那棟建築物內作一些奇妙的事情。所以他們要求我跟他們一起去看看所以我也去看了。

我正在想說:「我絕不會租這棟建物的,我也不會將我們的事工搬到這裡來,這建物太爛根本就不值得我們花錢修理,而且這會花上許多錢,我們得從水泥地下面開始著手來重建這個地方。」你知道這要花上好幾個月修理。

當他們在等我回去開會時,忽然神的榮耀就開始降下來,他們也默認神的榮耀降下。當我們正開始掉頭走出去的時候,我們才往前走到一半,忽然主對我說:「我要你搬進這棟建築物,我會負責一切的需要,但這是我的旨意。」

當然這就改變了一切,所以我們就租下來了。

所以現在我要念給你的文章是來自一段非常非常困難的季節,但我們願意順服主的旨意:

大衞曾經說過:「我不肯用白得之物去獻給主

數算代價

當我數算作門徒要付上的代價時,這句話就在我心上出現超過一個禮拜之久。我不知道是否我是對的人來作這事,我也不知道我是否在追求基督上是最好的榜樣。我不知道我是否是這個團隊的好榜樣。事實上,老實說我上面全都不是。唯一我知道的是我人已在那裡而且我在追求神,而我也是那團隊的領袖。

那時候我對自己的問題是:我願意付這代價嗎?我覺得非常氣餒,我也看著我們為主修理的聖所。

在我的要求下,我所委任作評估的人寫下一個數字,大約是三萬元左右的修理費,當我們有了這個數字,並且同工們都互相同意後我們接著就要開始著手進行。當我們越著手進行時,就越發現房子毀壞的程度及真的需要投資的數字更大。我們現在有了一個更實際的數字那就是大約要花費額外的七萬美元來重建這個建築物。

主早就知道一切,但祂並沒有警告我們這是個大工程!我們有一位對市場很熟悉的人,他也沒有想到要花費更多的錢。我們只是在做必須做的事,而且是用最經濟的方式去做,但是對我們這個小事工來說仍然是筆龐大開銷。

我記得當我第一次走進這建物的時候,我一直告訴我們自己的人說這建物比我們之前所更新的體育館建築物糟很多,然而價錢比之前的建築物還要更高許多!

這真是令人感到壓力,而且我討厭這棟建築物!另外二位卻覺得就是這棟建築物,而且神在我們當中做事,從一方面來說我只想溜走,但是當神臨到我的時候,其中二位中的一位人士就是一位我提過的地產經紀(他的名字是Kim) 。

當我站在我的路徑上,在那當下我被主質問的不是任何一棟建築物,而是祂的一個呼召。現在問題不再是我是否要處理這個建築物,而是我是否願意付上代價追求神?

為什麼是這棟呢?

接下來的幾個禮拜我一直問的問題是 :「為什麼?」 為什麼是這棟建築物?為什麼在這個時候?為什麼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為什麼問這些問題呢?

因為我在數算代價。

追求祂的道路是一條容易的道路嗎?有好一會兒我討厭這棟建築物,然後主說這是祂未來的聖所。那麼我就想我怎能恨祂所愛的呢?我不能,因為我追求的是祂,因此我得愛祂所愛,住在祂所住的地方,如果我願意被算為配得的。

我把這建物的一切放在架構上

然而真正的圖片卻更大。神再次使用這個架構來對我們說有關一個城市、國家,甚至更大的事,就是追求祂。如果是的話,那麼我仍然在追求祂嗎?如果這也是的話,那麼我要的是一條容易的快速道路去進入神的深處嗎?

走神的路徑是要付代價的

即使我願意,我不會給祂那些我不用花錢得來的(付代價),這件事已在我心上定下來了!我不能替你付你當付的代價,而你也不能替我付我當付的代價,每個人都有他要付出的代價。大部分的人什麼代價都不會付的,唯有那些尊貴之心才願意找出真正的代價並且完全付出。

我熱切的尋求神有幾十年了,我已深深地學到這些真理,我不斷面臨的事情對我不是一件小事。我非常清楚,你所獻給神的東西絕不能是不付代價的,否則祂就不會接受。當我們開始這個旅程時,我們好像小孩子,以為神是如此偉大,拯救是如此棒的禮物,但是慢慢地,我們在人生的交叉路口上掉頭,使得我們得重新評估一下作真門徒的代價。

我們的追求都會有這種重新評估,只是我可能比大家接受更多的挑戰。

被呼召到新奧爾良

如果那時候你是被呼召與我同行,你會與我在新奧爾良。我被主呼召到那裡,而且只能在「那裡」找到我的位置。我不能回到加州,否則我就在裡面找不到安息,因為祂的呼召是在新奧爾良那裡。也就是說我必須在那裡哭泣,在那裡禱告,我必須知道那裡的痛苦及喜樂,我必須在那裡投下我微弱的力量,我也必須在那裡投下我的金錢。我必須在那裡失去一些朋友並且得到其他的朋友。我必須在那裡打一場信心的戰爭。我必須在那裡為我的家人受苦,我也不能先回家度個假,直到暴風結束之後才回去。如果我必須找到神的話,那麼我必須在那裡,無論是受苦或享受。

你們應該還記得卡翠那颶風後的新奧爾良吧,那真是殘亂不堪。

對新奧爾良說「不」 的話,等於是向神的內心說不。為什麼呢?因為祂呼召我在那裡找到祂。

再次,如果你被呼召與我同行的話,那麼,這對你而言也是一樣的。神在祂無限的智慧裡,將我們的生命經歷與我們在祂裏面的旅程連結在一起。

逃避呼召為了更深地在神裡面?

只因我們靈性上的懶散而想逃避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我是在說我自己),我們如果不願意經歷學習困境的痛苦那就是逃避在神裏面深入的呼召。當我們拆開這個建築物,為了要重新裝潢的時候我們看到了一切的腐敗,那就好像是個新奧爾良的小宇宙一樣。

重建的費用與人際關係

重建的費用及要消耗的精力太大了。到底有多大?我記得2005年的暴風雨,當我想跟我那些被剝削的當地朋友重新和好的時候,我在想:到底我要不要再走一次那個路徑? 我想比較容易的方法就是說 :「對不起任何我誤會你們的地方」,然後就跟那些人分道揚標,這樣我就不用走過一段試著醫治人際關係的痛苦。

那時我正在看一部電視影集叫做「根」,為了是準備我們下一場「鷹的聚集」。這些奇妙有力的影集講到作為一名奴隸的真實生活。其中有一集主清楚的對我說 「他們受了許多苦,難道你不能受點苦,好帶他們進入自由嗎?」 我哭了,並且我也意識到我是如此的自私,因為我想停留在原地。所以我就悔改繼續向前行,剩下的故事就成了歷史,我們彼此的關係也因此深深地得到醫治。

神在受苦/也在喜樂之中

我追求神,不論是在祂的受苦中還是祂的喜樂中,這都加深了我認識神那顆崇高的心,也經由我在十字路口上的順服經歷更認識了祂。

在禱告中分解新奧爾良

當我們在禱告中分解新奧爾良時,我們發現腐敗比比皆是。而我們要為所做的這部分所付的也很大,但是真的有那麼大嗎?

配得與祂親密

再次這句「我不願用白得之物去獻給主」的問題一直重複的出現。如果我們畏懼任何階段的代價,而從當中的責任跳出來的話,那麼我們就是在告訴祂我們不配得更深入的認識祂。若我們越往前推進,不管那些前面的挑戰有多令人不舒服,我們就越被證明我們乃是配得與祂之間的親密關係。

真門徒的犧牲

祂應許在世上我們會有苦難,但祂已勝過這個世界,並且在祂裏面我們也可以勝過這個世界。世界的法則是一種「廉價」的恩典,而真門徒只能在十架的腳前找到真恩典也就是犧牲之意。如果這場戰爭或是醫治那個城市的要求太大的話,同樣的,作門徒的代價也是如此大。

當我們說「不」的時候

我們這些被呼召到那裡的人即使是暫時被呼召到那裡的,唯一能夠走在學習神的道上是經過一個叫做「新奧爾良」的十字架,及一切與此所須付上的代價。一旦你向這裡任何一個部分說 “不” 的時候我們都會失去寶貴的勝利及神的經歷。因此我的朋友們,我們必須選擇是否把手放在犁上向前進,或是轉身離去。

我不願用白得之物去獻給主。

一直發出「是」的回應

當我不斷地發出「是」的回應,我就不再回頭,我必須繼續向前奔跑直到勝利在握。唯有在那個時刻我可以知道在聖潔中所付的代價是無法與贏得基督之榮耀勝利相比擬。

烏雲密佈不代表它是錯誤的方向

我想到現在教會很多人都有被壓碎的過程。很多人沒有準備好接受長期的失望,因為缺乏對「烏雲密佈」的理解。但這是真相嗎?只因為我們有仗要打下去不代表我們走在錯誤的道路上。只因為我們不明白,不代表我們就走錯了。只因為前頭不是陽光普照,而是烏雲密佈也不代表我們走錯了。只因為我們不能每一天都能感受到喜樂,就代表我們走在錯誤的方向上。

我們以為神會直線式的把我們帶到山上,但祂卻選擇了另一個方法,而且只有祂知道為什麼。當以色列人以為他們可以很快的抵達他們的地方,如果只要朝一個方向就會到了,但這不代表神帶領他們繞著海邊就是走錯了。

神有時候帶我們走一條最困難的路就是要彰顯祂的能力、智慧,好叫我們可以學習祂的智慧、知識,這是比我們用的自己的方法更準確、強勁、純潔、高貴的,並且使我們更有信靠我們父神的信心。

我們也不是每次都知道為什麼父神如此做,或祂挑戰我們去作祂叫我們去作的事,或許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為什麼,如果我們不繼續追隨祂的話。另外一方面就是:如果我們已經在追隨祂,但是我們仍然不明白的話,我們只需要記得我們有在愛裏順服我們的父神就好了。

禁食/住院

我記得多年前主呼召我作一個非常冗長的禁食禱告,我被天堂極有力的造訪,在禁食期間我被帶到天堂,並被給予在剩餘的禁食期間清楚的方向,但是當我的禁食解除時,我竟被送到醫院,就好像已死那樣。我的身體系統停滯,身體缺乏所須的電解水,但是由於我的醫生是一位被聖靈充滿的醫生,而且我又是一名神職人員,所以他就幫助我存活下來,而且他也成功了。

當我出院的時候你無法想像有多少人來問我:既然你的禁食是從神來的,那麼你怎麼會落到住院的地步?

我無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只知道這禁食是從祂來的,如果祂不要我繼續做下去的話,祂早就會告訴我,或是差遣天使來訪,但祂沒有那麼作,事實上,祂清楚的叫我不要停止,直到祂指定的日期為止。

或者我該說:是祂的帶領,但我卻不知道為什麼祂允許我生病住院,我自己都不明白的事,我如何去解答他們呢?所以那時候好多人都誤會我,他們誤解這個先知性的呼召認為是如此荒謬。

但主是確實的,祂沒有用像迴旋鏢般的直接回應,祂有祂的理由。

擋住美國的一場戰爭

嗯,但祂畢竟告訴我了:就是那個特別的禁食,從開始到結束,有許多牧師們在這個國家裡也被主呼召去做這個禁食,然後很多人都出現狀況,有位牧師在她禁食結尾時她直接被接回天家,其他的牧師也受了極大的不容易,所以不是只有我出了狀況。

有時候受苦就是禁食的一個重要部分,因為神用這擋掉了一場對美國發動的戰爭。

為什麼神叫我們去做的事會造成受苦?

毫無疑問地,神使用了這場禁食而我們也成功了,但是重點在這裡:為什麼神叫我們去做的事會造成受苦?這裡要回到我剛才一直引用的經節:

撒母耳記下24:24 「我不願用白得之物去獻給主」 祂配得一切祂所要求於我們的,不論代價是什麼。祂知道國度企業的代價(成本),而且這成本遠超出世上的成本,因為我們所服事的國不是會毀壞的國,乃是永恆的國度。它將是一個上億的百姓將對這永恆的呼召說 “是的”,而進入基督的國度。

為什麼有時候要付出那麼多的代價呢?我也不是總是知道答案的,我只知道神永遠不會錯,所以如果我們中間有任何分歧的意見,我總是錯的那位,而祂總是對的那位。

即使我不明白,我仍然會去做,並且在這中間找到喜樂。

美國會勝利的

所以祂今晚想告訴我們什麼呢?美國將會得勝,因為有你們這樣的百姓。當神叫你付代價好使祂的國在地上為你的緣故得勝的話,也為神子得榮耀,祂知道你不總是明白的,但如果你仍然去做的話,你就會因你的順服被祝福,不單在地上而且也在天上。所以當你周圍的人不明白的時候,你只要謙卑禮貌的由他們不明白(你的榮幸)下去,而你仍然繼續順服你的天父。

讓我在這裡說:主,祢必興盛我必衰微(更多的祢,更少的我)

我常告訴主說:我不知道我是否是祢最好的人選,來作你要我做的事,但我知道每次祢問我要不要去做的時候我總是說 ‘是的’,然後我就變得「更多的祢,更少的我」。我有比以前更純潔的心、更多的智慧、知識、悟性,更明白我存在價值,那就是:祢及祢的國度。我可能會使事情變得更困難,不是我想這麼做的,但祢是信實的,祢總是幫助我度過我的疑慮、誤會、害怕以及一切祢不該忍耐我的事情。

但我最知道的是這件事,就是:祢是聖潔的,而我愛祢的聖潔,遠超過我呼吸的空氣。祢是愛,而我喜愛喝祢愛的泉水,我也愛祢賜給我的能力、恩典、我想更多的愛祢遠超過語言所能表達,而唯一的方法,就是繼續跟隨祢,即使我不明白,祢總是給我恩典和能力這麼做下去!

對祢來說沒有什麼事是太困難的,而且如果我在祢手上的話,也就沒有什麼是太困難了,我不能替我女兒說話,也不能代表我孫兒女說話,或曾孫兒女們,我愛他們,願意為他們捨命,祢知道的,而且我也被測試過,但我不能為他們做這個決定,他們也不能為了我作這個決定。但是我的禱告禁食是,我相信祢會把他們帶入今生最高的目的,因為祢如此好,祢如此好。我也渴望更多的認識祢超越一切,我害怕沙漠,我討厭這東西,但我會走遍全世界所有的沙漠,只要我可以找到祢,如果這是唯一可以認識祢的方法。我知道祢不是呼召我沙漠,但是,主,不論是什麼,即使是沙漠,如果認識祢是我最終的獎賞的話。

「我們這兩顆心」的寶藏

我渴望追求被祝福,如同這 「兩顆心(合一)的寶藏」:希望我的願望被應允,如果我所需作的只是站在一個地方等祢,而我的禱告、我的心、我的熱情能夠被實現的話,這是我會去作的,因為我渴望認識祢。

祢的法則總是更好

我不求祢按我的方法去做,我渴望學習祢的法則,因為祢的法則總是更好,祢比我有智慧,祢比我崇高、尊貴,祢的愛更純潔,偉大、尊貴。

我不願用白得之物去獻給主。

藉祢的恩典,這將成為我生命的格言,對我而言活著就是祢,死也是基督。

我為今晚線上所有的人禱告,擴大他們愛祢、認識祢、服事祢的心;讓他們不住的學習得到更好的事物,奉祢最寶貴的名,阿們。